金沙国际老平台

账号登陆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名或密码不能为空!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武汉解封之后仍坚守在这座城的人

发布日期:2020年4月14日 11:18

2020年4月8日零点,武汉在历经76天封城后终于迎来了解封时刻。就在武汉解封的消息传来,武汉人民彻夜难眠、为之欢庆之时,仍有约1000名医护人员留守在武汉,以确保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能够全面康复,和武汉一起重获新生。两个月以来,这些医护人员在重症监护室里都经历了什么?他们如何做好自身防护?他们会是最后离开武汉的人吗?解封后他们最想做什么?联合国新闻在第一时间专访了留守在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刘云和她所带领的208名医护人员团队。


图片来源:Unsplash/ Octone Yuan | 武汉春日盛开的樱花
 

一、“ICU里的两个月我们团队零感染”

据刘云回忆,疫情暴发后江苏省人民医院派出的医疗队以整建制的方式接管了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并在完成了武汉市第一医院的救治任务后,立刻转战抗疫最硬核的战场之一——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病房。那么在重症病房的每一天是什么样的呢?

刘云:“从排班上讲,我们是4小时一班,但是进去前穿防护服至少要半小时,出来要半小时,基本上平均是5个小时。重症病房的工作量是很大的,常见的有深静脉置管、气管插管、气管切开、吸痰、俯卧位通气、纤支镜检查、呼吸器参数调整、气道护理、CRRT等等,从进去忙到出来不停歇。如果有危重病人需要抢救,就不止4小时,可能会达到8小时。


图片来源:潘寅兵 | 医生在武汉争分夺秒抢救病人

在近两个月的时间中,医护人员冒着自己会被感染的风险,每天都要为危重症患者提供身心上的悉心照料。他们目睹了太多痛苦、崩溃和生离死别,这样的压力常人是难以想象的。 

对于这些压力,刘云表示,他们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所以大家来援建的时候都是生死不顾、勇往直前的,没有时间去顾虑恐慌和害怕。作为领队,她也面对着双重压力。一方面要保证危重症患者的成功救治,另一方面要保证队员零感染。因此,团队建立了很多管理制度。

图片来源:潘寅兵 | 医生正在为患者进行康复治疗
 

“我们一套防护服脱下来有近十多道程序,每做一个动作都要进行手部消毒,一步一步来。平时不断加强训练考核,保证大家熟悉穿脱的正确流程。医疗队还在出入口安排专门的督导员督查队员们正确穿脱防护服。此外,我们的感控专家每天都要评估舱内外情况,如果发现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便及时提醒。还有专门的体温检测人员驻地安全员和医疗队队医一起监管队员们的身体健康。

我们也有心理医生。有的医护人员虽然没有被感染,但可能会紧张、害怕,心理医生会给他们进行专业疏导。所以在我们这支队伍当中,制度化管理和人文关怀都是做得比较好、比较全面的。因此,在整体感染防控方面成效也比较显著,我们这么大的队伍没有一个被感染。” 

——刘云

二、“家庭的温暖与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力量”

据世界卫生组织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大约90%的护士是女性,此次一线抗疫的医护人员也是如此。在刘云带领的队伍中,女性占了四分之三。她表示,对于新冠肺炎重症监护病区来说,女性更细致、更耐心,能对患者进行周到的护理。她们不仅能确保自己不被感染,还能给予男医生们更好的帮助。

图片来源:潘寅兵 | 江苏省人民医院援武汉重症医疗队

说起团队里的女性,刘云骄傲地表示:“重症主要是护理的任务多,所以我们将近3/4,一共150位是女性。我觉得女性的耐力更强,在我这支队伍当中,有点焦虑、出现心理状况的都是男性。所以我们当时开玩笑讲,女性的心理素质好像都比男性强一点。她们任劳任怨、更加耐磨,并不是大家想象中认为的女性不行,男性更坚强。”

作为一名一线救援队伍中的女性,家庭的温暖和支持是她们奋勇抗疫的最大力量。但是由于工作忙碌和高压,每天和家人说的最多的几个字就是“都挺好”,“在忙,你挂吧”。 


图片来源:潘寅兵 | 一名护士收到儿子给她画的画

刘云表示,几乎所有人员来一线的时候家里都是非常支持的。就她自己而言,先生本身也是医生,他觉得作为医务人员,在疫情当前、国家需要的时候是责无旁贷的。而她的儿子更多的是担心妈妈,同时也为妈妈感到骄傲和自豪!整个医疗队感受到的都是来自家庭的满满的正能量。

“有好几个护士小朋友,爸爸给她们写信,都是让女儿在前方全力以赴去救治病人,告诉女儿这是她的使命和职责,也是她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历程,大家的父母儿女支撑都蛮大的。

我们都很忙,也非常辛苦,没有多少时间去想家。我没有一天能在夜里1点之前睡觉,这么大一个队伍,有方方面面的事情要关注。所以也就是晚上抽一点时间和家里通过视频连线,有时候说不了两句话,我们就讲‘都挺好’,没有时间跟你说话了。用的最多的就是这三个字‘都挺好’。” 



图片来源:Unsplash | 日暮时分的武汉理工大学
 

三、“我们要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距世界卫生组织获悉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病例已经过去了100天。截至4月14日02时,武汉全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50008例累计治愈47186人现有确诊病例243人。虽然武汉解封标志着抗疫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疫情防控任务依然繁重,湖北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仍然为一级,后续尚存不少问题需要应对,包括备受关注的无症状感染等问题。 

刘云:

“目前我们国家已经在实施无症状感染者的筛查和监管工作。从未来公共卫生防疫角度讲,公共卫生体系可能需要进一步优化。例如要加大力度培养公共卫生专业相关人才。对于医疗机构来讲,近几年综合性医院的感染专科都逐渐在萎缩,大型综合医院如何兼顾感染专科的发展及应对突发公共卫生的处置需要的基础实施等也要考虑。

另外,传染病第一时间发现大多是在医院由医务人员发现,所以医疗机构和公共卫生这两个体系之间如何有机融合,如何在原来的基础上如何做得更好,这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图片来源:潘寅兵 | 刘云,江苏省援武汉第七批医疗队队长,江苏省人民医院副院长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迅速暴发,一些科学研究指出病毒很有可能会通过空气传播。为此,世卫组织已经呼吁人们尽量佩戴口罩、做好防护,但对于这些研究还应审慎解读,刘云也基于多日在重症病房的观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她表示:“我们接触的危重病人病情都很严重,我们做过那么多的气切(气管切开)、纤支镜、雾化等等,接触的气溶胶含量理论上不会少。但在我们正确的科学防护下,也没有导致不良的后果。至于气溶胶到底会传染到什么状态,还有待科学家们去研究。目前,科学防护还是最重要的。”

如今,在金银潭医院重症病房,刘云及208名来自江苏的医疗队员仍在等待属于他们的“解封”时刻 


片来源:潘寅兵 | 医生正在进行器官切开手术

刘云:“我们要坚持到最后一分钟,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危重症患者,不能有一点点疏忽。昨天晚上8点我们医疗队常规例会再次强调了安全问题,一方面是一如既往、全力以赴地积极救治患者,不麻痹、不厌战、不松懈,不能出现医疗上的安全问题。另一方面就是确保队员的安全因为最后时刻大家容易疏忽,除感控安全外,随着交通恢复增多,也要注意交通等安全。所以对于我来说,现在比任何时候弦绷得更紧,必须确保大家安全。

当被问及完成前线援助任务之后的计划,她反而淡定地表示,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因为医务工作者们都很忙,在回到家乡常规隔离结束以后,还要以最快的速度投入到医院的工作当中去,还有很多工作都等待着医务工作者们去做。

 

四、武汉市民解封日记:感恩·铭记

除了辛苦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千万武汉市民们也在此次封城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当解封的消息传来,武汉终于在封城76天后按下重启键。几位身处其中的武汉市民,也与联合国新闻分享了解封前夜和解封日当天他们的所思所想。

图片来源:王峥 | 解封当日,武汉一家超市内景

武汉市民林森,解封前夜日记节选:

第七十六天:明天就正式解封了,虽说各种传闻,对解封的解读版本很多,大致是“打开城门不等于打开家门”,但不管怎么说,这就是个标志,大武汉终于拔开阴霾,深深地舒口气。

大王下班回来,门口保安专门告诫,从明天开始,没有复工证,不能开车随便进出小区,社区封闭倒是更严了。可能因为无症状感染者东冒一个西冒一个,防不胜防吧。打开电脑,浏览网页,不经意还是会打开武汉的消息,看武汉的故事,很多人都做了非常朴素的记录。没有华丽词藻,没有夸张感慨,也没有惊天动地的煽情,但是看着看着,就是感同深受的揪心之痛,希望时间能抚平这两个月的哀伤,解封后我们不能再这么脆弱。......

每天群里转来好些国外抗疫的搞笑片断,一幕一幕,都似曾相识,剧本如常。各国百姓封在家中苦中作乐,换了个面孔,桥断未变。外出自制的防疫装束各种古灵精怪,想当初武汉不也一样,油壶面罩,游泳镜,卫生巾口罩,充气卡通,啥啥都出过街,见怪不怪,淡然一笑。将来出品的新冠抗疫大片,是喜剧还是悲剧?......

天气正式转暖,应该再不会有什么深度倒春寒。这两天把该洗的都洗了,能晒的都晒了,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迎接解封!


图片来源:王峥 | 解封当日,一对夫妇在小区花园里晒太阳

“ 76天,武汉等来了春暖花开、云散月明。黄鹤楼又将迎来百鲄千帆,武汉火车站又将迎来九省通衢,楚河汉街又将迎来灯火阑珊,街头的热干面又将唤醒城市的烟火。作为社区教育工作者,感恩援助、感恩坚守、感恩对生命的尊重。感觉自己和同事能够下沉社区,能够为城市居民服务,非常荣耀。感觉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也许年轻人希望好好吃一餐,好好购物一次、郊游一天。我们为居民服务两个多月无双休的缘故,能够好好睡一天就很满足了。我们觉得当好居民的服务员、采购员、心理咨询员很荣耀。除了工作,生活也应该是有滋有味的,庆祝解封要多做两个菜!”

——武汉下沉社区工作者王峥

图片来源:笛子 | 居民区的猫

武汉市民 笛子

今天凌晨看到电视直播的武汉解封画面,里面都是我熟悉的江边的夜景。长江二桥、黄鹤楼、龟山电视塔的灯都亮了,接着两边高楼的灯也都亮了。江上一艘轮渡汽笛长鸣,响了好几秒钟。去年元旦时我和父母还去江边看过这样的灯光秀,拍了很多照片,当时江边密密麻麻全是人。

 

我平时更喜欢安静,但封城期间我做过好几次梦到很多人的梦。有时是在商业街,有时是在我家里,推开每个房间的门都是人。现在最期待看到武汉重新热闹起来,人与人之间不再需要保持距离。

 

我想来武汉支援的医务人员和志愿者看到这一幕一定非常高兴,他们大多数来不及看一眼武汉的樱花就回去了,希望他们能再来武汉,感受这座城市真实的样子。我们也会追念那些不幸离世的人,期待武汉早日建起这次疫情的纪念馆、纪念碑或纪念公园,提醒所有人铭记历史,不要遗忘。 
 

向战斗在一线的每一个工作人员致敬!

为每一个遵守规定隔离在家的人点赞!

中国加油!世界加油!

要事实,不要恐惧

要科学,不要传言

要团结,不要羞辱

 
来源:联合国

Baidu